首页 »热点»正文

彼得·蒂尔公司员工曾帮助盗取Facebook数据

2018-03-29    0  82 views人围观

彼得·蒂尔公司员工曾帮助盗取Facebook数据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28日晚间消息,2014年夏天一家名为Cambridge Analytica的初创企业在Facebook平台上盗取了数千万用户的数据,而这家公司在盗取用户数据之前,得到了至少一名Palantir Technologies公司员工的帮助。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名为Palantir的大数据公司是硅谷著名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所参与创立的。除了Palantir之外,蒂尔与本次事件的另一方Facebook也有着微妙的关系,蒂尔本人是Facebook成立之初的首位投资人,也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据《纽约时报》报道称,Palantir公司在英国伦敦的一名员工当时正与剑桥大学的数据科学家一起打造了一个心理分析模型,这名Palantir员工建议剑桥科学家开发自己的应用,而这个应用可以接入Facebook用户的好友网络,进而获取用户本人以及好友的数据。

  剑桥大学方面最终采纳了这个建议。当年夏天,Facebook发现剑桥大学的研究者在使用心理分析应用收集用户数据,这个应用收集了超过5000万用户的私人数据。之后Cambridge Analytica正是使用了这些数据影响了美国的大选,同时也违反了美英两国的法律。

  Palantir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正是大名鼎鼎的硅谷投资人蒂尔。除此之外,蒂尔还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同时也是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

  Cambridge Analytica联合创始人、数据专家克里斯托弗·怀利(Christopher Wylie)本周二在英国立法者面前提供证词的时候表示:“有一些Palantir公司高级员工也在研究Facebook数据。”

  自从盗取Facebook用户数据事件被《纽约时报》和《卫报》等媒体曝出之后,Cambridge Analytica立刻就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在怀利提交了自己的证词之后,Palantir与Cambridge Analytica之间的联系就立刻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目标。这两家企业分别与两个特朗普的支持者都有关系:Cambridge Analytica的主要拥有者是计算机科学家以及对冲基金巨头罗伯特·梅策尔(Robert Mercer);而Palantir则是蒂尔在2003年联合创立的一家企业,而且不要忘了蒂尔还是Facebook的早期投资人。

  那名Palantir公司的员工名叫阿尔弗雷德思·切米利奥斯卡斯(Alfredas Chmieliauskas),他在公司负责业务开发工作。Palantir最初的一份声明表示,他们从来没有与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有过任何关系,更没有与他们进行过任何数据方面的合作。但是之后该公司又改变了自己的声明,称切米利奥斯卡斯建议怀利收集Facebook数据的时候,所代表的并不是公司的意愿。

  Palantir表示:“我们今天发现一名员工在2013-2014年间参与了Cambridge Analytica的活动,但是这是这名员工的个人行为。我们目前正在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并且将会采取相应的行动。”

  该公司表示他们将会继续调查下去,同时表示他们确定没有其他员工参与了这次事件。但是怀利的证词却显示,有多名Palantir公司的员工参与了此事。

  文件和采访资料显示,切米利奥斯卡斯是在2013年开始与怀利以及怀利的一名同事建立了联系。那时候怀利和他的这名同时供职于英国国防和情报部门的承包商SCL Group,这家公司在之后的一年与梅策尔共同建立了Cambridge Analytica。三方曾经一同讨论如何利用大数据建立精密的行为研究,该产品的内部代号为“Big Daddy”。

  怀利的证词以及邮件往来显示,那时候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女儿索菲·施密特(Sophie Schmidt)正在SCL实习,她呼吁SCL与Palantir建立联系。

  一位SCL员工在写给同事的一封邮件中表示:“你认识Palantir的人吗?有件有意思的事情,埃里克·施密特的女儿正在我们公司实习,他希望让我们和Palantir建立联系。”

  施密特小姐没有回应置评请求,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的发言人也没有对这个消息进行回应。

  2013年初,SCL总监、后来出任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CEO的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和Palantir的高管进行了合作商讨,他们的合作项目就是后来的美国大选事件。

  Palantir公司的一位女发言人承认两家公司曾经简短的考虑过合作事宜,但是Palantir之后拒绝了这次合作,部分原因是对方公司的高管想要左右大选。双方的邮件往来显示,尼克斯和切米利奥斯卡斯曾经在2014年重启合作对话,但是Palantir公司又一次拒绝了合作。

  在证词中怀利表示Palantir与Cambridge Analytica从来没有签署过任何合同,没有达成过任何正式的商务关系。但是他也表示一些Palantir员工曾经为他们的心理调查应用提供过工程上的协助。”

  怀利在证词中表示:“有一些Palantir员工曾经来到我们的办公室,一起分析数据。我们也会到对方公司去找这些员工。”但是怀利并没有透露有多少名Palantir员工为他们提供了帮助。

  《纽约时报》掌握的信息显示,Palantir员工对于Cambridge Analytica的梅策尔背景感到非常惊讶,因为毕竟梅策尔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而在Cambridge Analytica眼中,Palantir与硅谷的紧密联系则是他们最看重的,他们希望能够在进行业务扩展的时候借助Palantir在硅谷的影响力。

  本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怀利曾表示那些Palantir员工曾经非常渴望学习如何使用Facebook数据。怀利透露,双方之间的讨论一直持续到了2014年春天。

  怀利表示,他与尼克斯一起造访了Palantir位于Soho广场的伦敦办公室。怀利透露,Palantir的伦敦办公室共有两个部分,其中一个部分戒备森严,有多个独立的房间,只有拥有专门权限的人才能够进入。而办公室的另一边则是典型的初创企业,墙上贴着鼓舞人心的名言,公司为员工提供了免费啤酒还有一个乒乓球桌。

  2014年,切米利奥斯卡斯继续与怀利的团队进行了沟通,同时Cambridge Analytica的员工正忙着与剑桥大学研究人员迈克尔·科辛斯基(Michal Kosinski)进行谈判,双方讨论的主题就是用科辛斯基开发的应用获取Facebook数据。这些数据对于推广Cambridge Analytica的产品来说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之后左右大选结果的事件中,这些数据也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2014年5月,切米利奥斯卡斯在邮件中写到:“我有一个想法。我们可以把剑桥大学教授的研究成果做成一个移动应用,然后连接到Facebook上。可以和这个教授去谈一谈。”

  最终他们和科辛斯基的谈判以失败告终。但是怀利与另外一名剑桥大学研究人员达成了共识,这就是俄裔美国心理学家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科根针对Facebook平台开发了自己的性格测试应用。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科根的这个应用帮助Cambridge Analytica获得了数千万美国Facebook用户的数据。(月恒)



该文章由WP-AutoPost插件自动采集发布

原文地址:http://tech.sina.com.cn/i/2018-03-28/doc-ifysqfni0669263.shtml

分享您的感悟...

姓名:       验证码: 121